身份调查 诈骗调查 投资调查 官司取证 寻人讨债 信息收集 私人保镖 资信调查 员工调查 打假维权 债务清欠 诉讼取证 情报收集 人才猎取
婚前调查 外遇调查 欺骗调查 财产调查 离婚取证 婚姻挽救 离婚代理 侦探器材 间谍特工 以案说法 亲子鉴定 侦探推理 女性社区 热点评论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湖南辰溪砒霜中毒事件真相上千人住院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08-1-29 23:00:02 阅读:

核心提示:

50年一遇的雨雪冰冻天气,使湖南省怀化等地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雪灾、低温冷冻灾害。除天气状况恶劣之外,困扰怀化市辰溪县的还有一场多人砷中毒事件。 十几天前,该县孝坪煤矿及板桥乡几个村的人出现相似病症:头晕、胸闷、呼吸不畅、四肢无力。随着患病人数的增多,众人将疑心投在日常饮用水上。后经环保部门验证水被污染,医院也诊断患者为砷中毒。消息一经传出,引发全国关注。辰溪县到底有多少人中了毒,中毒源头在哪里?官方发布的信息与当地村民的说法并不完全相符。近日,《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前往辰溪,对这一事件真相进行了调查。
县城各个医院都有中毒者住院


1月25日下午3时许,在外地工作的刘琪(化名)回到湖南怀化时,雨夹雪还在下着。汽车站到辰溪县城的车已经停运,刘琪买了高价票坐上车站旁边一个小胡同里的野车,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走了三个多小时。


刘琪是几天前才得知父亲饮水中毒的。她的父亲是辰溪县孝坪煤矿退休职工,现住在该县人民医院病房。


她下了车向医院的方向赶。


路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医院大门口进进出出着村民模样的人,一辆120刹车停在门口。


刘琪走进人民医院住院部,楼梯口碰到熟人,顾不上搭讪,她快步走到父亲的病房。


3楼的这间病房里躺满了病人,走廊里也有几张病床,一个年轻人端来一盆热水蹲在地上涮毛巾。“我父亲中毒了,头晕、胸闷、呼吸困难、四肢无力。”他说。


6楼的大房间里,摆了60张病床,“这房子原来是个杂货间,或者是个会堂。”一个病人家属说。


不远处的中医院,与人民医院一样忙碌。据知情人透露,县城里的红十字会医院及其他小医院都有中毒者住院。


轻度中毒者照顾重度中毒的家人


75岁的孝坪煤矿退休职工李会体被认为目前中毒最严重的,他经历了20多次抢救,数次失去心跳,目前仍未脱离危险。  1月25日晚上,记者在中医院3楼13号病房见到了李会体。他单独在这间病房接受治疗,病房门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是八个黑体大字:病危抢救、谢绝探访。


隔着玻璃,记者看到,病房里面一个护士正在忙碌着,李会体紧闭双眼,呼吸显得十分困难。


“现在得从切断的喉管排气,胸部也插了几根管子输液。”李会体的儿子李万友说,父亲几十年没有得过病了,他的突然倒床不起令家人一时无法接受。他拿出一份“辰溪县中医院检验报告”,诊断栏里写着:砷中毒。


卢安风家在孝坪煤矿家属区,他住进中医院治疗后,依然感到头晕、胸闷、呼吸不畅、想呕吐、四肢无力。这些症状也是轻度中毒者普遍的身体反应。“每天都输液,输葡萄糖、盐水,但感觉没什么明显效果。”一位躺在走廊里病床上的病人告诉记者。


家住板桥乡塘里村的向二怀疑自己轻度中毒,但“年轻力壮,还能扛”,他说自己的父母都已经中毒,现在陪母亲在医院输液,父亲则在家里打针、看家。
外地记者在辰溪县城的遭遇


向二说,十几天前湖南辰溪县出现饮水中毒事件。该县孝坪煤矿家属区、板桥乡的塘里村、中溪村有人出现头晕、胸闷、四肢无力等异常症状,后经当地救助点转入县城医院进行治疗,被证实为中毒。由于中毒人数的增多,当地政府十分重视,随着外地记者的深入调查,中毒事件变得日益敏感。


向二在辰溪人民医院门口台阶下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停地将脖子扭来扭去,身边传来脚步声,他就迅速低下头沉默起来。“我怕有人听到我跟记者讲话,跟踪我。”向二挤着眼说,医院内外有公安便衣在值勤,板桥乡的党委书记还站在走廊上,如果记者询问医生和护士,护士医生会上报给县里。


“昨天晚上你根本就进不来医院。”向二说,1月24日晚上医院里里外外守着很多“便衣”,不让记者到病房里去。“不信你去问问李司机,昨天两个记者差点被抓了。”


1月24日下午5时许,李司机开车,广州某媒体两位记者坐车去板桥乡塘里村采访回来,途经孝坪镇之时,被一辆迎面而来的三菱吉普拦住。吉普车上下来几个人,要李司机打开车门。李问:“凭什么拦车?”对方答:“执行公务。”


“我们没有开门。”李司机说,到了中医院一楼大厅里,县委宣传部的人拦住要和记者谈话,记者说是李的朋友,对方不信,把记者叫到一边盘问,双方发生争执,宣传部工作人员说要带记者“去一下”。后来有些病人出来抗议,将宣传部的人围住了,记者在混乱中逃了出来。


随后记者到一个茶楼写稿,李司机开车至辰溪二转盘处时又被一辆面包车拦住,面包车上的人出示警察证件后将李司机“扣”在车上,查问记者下落,李司机说不知道。其中一名警察要将李司机带到派出所去,另一名给县领导打电话请示后将李司机放走,并说:“我们也是没办法,这是执行公务。”


中毒事件民间和官方说法不一


此次事件中毒人数的多少,被认为是官方与记者回旋的焦点之一。


辰溪县委宣传部1月24日向媒体透露,该县共有26人中毒。1月25日,又有官方消息称:中毒人数实为65人。而1月26日怀化市政府官方网站发布消息,通过对周边200多名村民的排查,查出共73人有不同程度砷中毒症状。而据当地中毒者家属了解,1月25日晚辰溪县人民医院住有“病人”300人左右,中医院住有100人左右,其他还有在红十字医院和乡镇医院的,总共有上千人。


到底有多少人中毒?记者在调查中,意外获得了一沓《板桥乡急性砷化物中毒病人登记本》残缺的散页,散页左上角有“板桥村”“中溪村”“禾娘坪村”标注,一份散页上写有“2008年1月20日”,记录的中毒人员有150人,最大的82岁,最小的2岁。“150这个数字不包括孝坪煤矿职工,只是这几个村一天的中毒人员名单。”向记者提供名单的知情人说。


关于辰溪县水污染的原因也有两种说法。


一是在当地金利化工有限公司硫酸厂堆积了大量含有砷元素的硫铁矿原料,而该厂的排污管发生损坏,致使污水外排渗入地下。第二种说法是,当地的矾提炼厂的污水外泄。持第二种说法的人多为板桥村民。


辰溪县官方认定是硫酸泄漏污染地下饮用水事件发生,并称为大雪压塌了硫酸厂排污口导致的。当地村民认为,排污口已经出现了两个多月之久,1月10日村里开始大面积出现中毒现象,而1月13日才开始下雪,且雪下得不大,不可能压塌排污口。


“我去打针,你打了吗?”


1月27日上午,辰溪县孝坪镇,小雪,零下3摄氏度。


孝坪镇到孝坪煤矿的路上,当地人背着竹篓,鞋上缠着稻草,雪中弯腰赶路;有的扛着扁担,到远处担水。路旁一根黝黑的管道通向远处,管道中流动着救命水。


中毒事件发生后,县政府就将消防车开进兵工厂旧址,蓄满水池,通过这条管道将水送到孝坪煤矿家属区。


家属区里,四处是低矮的瓦屋或石棉瓦房,一间房前刚停下辰溪县中医院的救护车,医生将重病人往车里搀。一个丁字路口处,一圈人围着接水,有行人打招呼:“我去打针了,你打了吗?”


打针的地点在孝坪煤矿破旧的办公楼上。一楼走廊里贴着三张红纸,上面是白色粉笔字“需接受治疗人员名单”,日期显示为2008年1月24日以前(含24日)。三张名单共计263人。二楼的矿长办公室已经改为临时治疗点,隔壁“砷中毒留观站”门内传出小孩子的哭声,里面有十余人在打针。


“村里中毒者实在太多了”


1月27日中午,板桥乡塘里村,雪停了。丁三的外甥小飞刚刚打过针。


8岁的小飞近日来脸肿、咽气不畅、四肢无力,身上起满了红疙瘩。小飞父母几天前心急火燎地从打工地东莞赶回来,见到儿子心疼不已。小飞一直是在丁三家住的,这天丁三看到外甥的病情加重,火冒三丈要找人说理去。


丁三走进一条窄窄的胡同。村支书家现已成了塘里村救助点。人来人往中,丁三走进一楼的堂屋,见五六名县医院派来的医生靠着一张桌子说话,他拍打着桌子喊道:“为什么我家人中毒越来越严重?!”他要求马上将自己母亲和外甥送到县里治疗,没得到明确答复。他转身来到临路的一间房内,几个板桥乡领导坐在那里守着,告诉丁三得找县中医院的吴主任批条子。


吴主任在中溪村的救助站,坐在里间和三名医生烤火,他的身边堆满了输液瓶子、药物。外间坐着11位村民,围着两张方桌在输液,半空中一个挨一个吊着输液瓶。


缠了一刻钟,吴主任只同意了丁三的一个要求,开了一张字条写给中医院“米主任”:小飞为亚急性砷中毒,转入医院治疗。捏着条子,丁三出了救助站的大门,一名医生略带歉意地告诉丁三:“村里中毒者实在太多了。”

充满争议的环保检测


当地村民说,发现多人中毒之后辰溪县就开始在乡下建设救助站。最开始在板桥乡医院设立救助站,县人民医院、中医院派医生值班,随后又在中溪村设立一个救助站。后来在塘里村、孝坪煤矿设立救助站,中毒者到救助站打针、输液,中毒严重的送到县医院来。


事实上,村民之前有了相关异常症状时并没有立即想到是饮水中毒所致。


塘里村向二的母亲是最早出现症状者之一,起初是头晕、胸闷、呼吸困难、四肢无力,家人就将其送到某医院看病,因考虑到病人病史,将其视为白血病患者医治。“花了一两千元没有起任何作用。”向二说,后来得知村中还有其他人也有了相似的病症,才顿觉自己母亲是中毒了。


到底是什么时间发现了中毒现象,之前村民没有感到所饮用的水有异常之处吗?当地村民说,2007年11月中旬已经看到水变成黄色,并向孝坪煤矿和硫酸厂反映。但硫酸厂厂长向先州说,到县环保局监测站化验了,一次化验是4000元。村民便向他要化验单,他说没有化验单,反正水没有问题,放心吃就是了。


“这水喝起来也没问题,但是身上起了反应,皮肤上开始长起了红色小疙瘩。”2007年12月10日之前的一天,村民发现水还是一样的黄,又去找硫酸厂交涉,向先州拿出了一份辰溪县环境保护检测站的检测报告,称水质没有问题,可以饮用,并在矿区和附近村子张榜告知。


1月25日晚上,《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见到了这份名为《辰溪县金利化工有限公司污染纠纷检测》的报告书,显示时间为2007年12月10日。检测结果为金利化工有限公司水池砷含量为0.035mg/L,而国家标准是0.05mg/L。这份检测报告显示,该化工厂水池含砷量没有超出国家标准。而在该报告的第二页说明里写道:本报告仅对本次采样检测负责,由委托单位自行采集的样品,仅对送件样品检测数据负责,不对样品来源负责。


探访中毒源头


现在的塘里村村民的饮用水,完全靠县里派来的消防车来送。之前,村民多去村口的两个水井担水。多数村民就是使用这里的水中的毒。


1月27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这两口水井。水井前的堤坡上都竖着一个牌子,牌子上是红漆警示语:“此处禁止用水。板桥乡人民政府。”


水井外是长长的生锈了的管道,曲曲拐拐,漫过田野,一直到孝坪煤矿三角坪。现在这一地带遍地冰凌,长草布满高坡,坡上有一座庙宇,荒寂无声。硫酸厂就建在此处不远,现被普遍认为是中毒的元凶,已经被县政府关闭停产。


硫酸厂紧紧锁着的生锈的铁门,厂区内空无人影,黑黢黢的烟囱直插云天,形状各异的生产设备斑驳而沉默。


硫酸厂后有两个巨大的污水池,污水顺着一个大洞流入深沟,经过两旁的田地拐了几个弯,一直流到一个大土坑里。含有砷毒素的污水,正是半个多月前在这个大坑里渗入了地下水层。


丁三说,三四年之前,村口有几处泉水,泉水自山上来,水流淙淙、鱼游浅底。“那时我觉得我的家乡很美。”丁三叹道。(郑州晚报记者 牛亚皓 文/图)


相关链接:砷中毒


砷中毒常称砒霜中毒,多因误服或药用过量中毒。生产加工过程吸入其粉末、烟雾或污染皮肤中毒也常见。


口服急性砷中毒早期常见消化道症状,如口及咽喉部有干、痛、烧灼、紧缩感,声嘶、恶心、呕吐、咽下困难、腹痛和腹泻等。少数病人可在中毒后20分钟至48小时内出现休克,甚至死亡。


工业上慢性砷中毒多在接触砷化合物数年后发生,主要表现为消化系统症状(如腹泻、便秘)、贫血、肝肾损害症状、皮炎以及多发性周围神经病。


 


侦探网所有 联系电话:0371-88887977 66921882  QQ:907650256
网址:www.xh998.com  mail:zzlbdc@163.com
地址:郑州市陇海路和紫金山路交叉口东往100米方圆创世168 邮编:450000
今日浏览量:290 总计浏览量:659332